麋鹿之森

我差不多是只废鹿了【瘫

【幻想通行/上方】我的神明

  咳咳,第一次写文,不要吐糟qwq


白色的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扬起,午后的阳光下,苍白的皮肤晕起暖色,赤瞳半阖,羽扇般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那个倚在神树上的的少年慵懒地向树下的人群扫过一眼——
  
  历经沧海桑田的冷漠与淡然。
  
  多年以后,上条当麻才知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1.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到了7岁这年,今天是上条当麻第一次参加祭祀。小孩子好奇的天性让他想探出头东张西望,但是为了给树神大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还是一脸正经的检查着衣装的整洁,认真的净好身 。
  
  人们抬着祭品缓缓走过鸟居,上条当麻拉着大人的衣袖,紧紧地跟在后面。近了,更近了,神树就立在主殿和供奉殿之间,那巨大的树冠在风中微动,隐隐可见树上那白发少年——咦?!
  
  那、那是神树啊啊啊啊啊啊!
  
  上条当麻因巨大的震惊一时间忘了收回他的目光,直愣愣地看着那个少年,“当麻,不许无理喔,祭祀的时候不要分神,要看以后再看吧?”大人的话语让当麻急忙收回视线,将快要出口的话语吞了下去,在那一刹那,他眼角的余光看见,少年恶劣的一笑。
  
  祭祀结束了,人们回到各自家中,谁也没发现有一个男孩,噌噌噌地拐回往神社里跑。
  
  2.
  一方通行没有想到,这个破地方居然会出第二个像那个男人一样资质的人。当他看到这个小孩带着“神树是不可以爬的”的蠢毙了的震惊相时,一方通行不禁嗤笑一声,但心中却对小孩有了几分在意,正想展开神识寻找,没想到那傻小子径直奔向自己,真是瞌睡送枕头。
  
  “那、那个!”看着小孩一脸着急的样子,一方通行皱了皱眉头,挥手布下一道结界,随后一挑眉,“你要说什么?利索点!”
  
  小孩仿佛被吓了一跳,随即讪讪地说“神树是不可以爬的,赶快下来吧……会被惩罚的!”
  
  一方通行玩味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足尖轻轻在枝丫上一点,翻身从树上跳下。衣袍翻飞间,小孩惊诧而又羡慕的神情成功取悦了他。带有几分得意地一笑,一方通行歪了歪脑袋,以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啊!我叫,我叫上条当麻!”上条当麻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但是仍迅速的回答道,过了一会,他小心翼翼地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上条……当麻?好熟悉的感觉……是谁……?是他吗?不对!他明明那么高大……啧! 又是这个咒术印记!
  
  仿佛快要触碰到尘封已久的记忆,左手绷带下的咒术印记突然微微发热,头一阵刺痛,抬眸,恍惚之间,面前稚嫩的,带着婴儿肥的脸庞似乎与记忆中永远看不清的男人的脸重合在一起,他楞楞地看着这个眼中带着像阳光一样热烈的希冀的孩子,几不可闻地说:
  
  “一方……通行。”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