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之森

我差不多是只废鹿了【瘫

【幻想通行/上方】我的神明

  3.
  晨曦将枝叶映得微亮,初醒的鸟雀在枝头整理自己的羽毛,时不时传出轻快的鸣叫,远处,上条当麻在河边努力地打水漂。

  露水在草尖微微颤着,触上草地的手沾满水珠,一方通行“切”了一声,自己是怎么想的,这几天居然连续破例,跟着这个小屁孩跨出了神社的门,到这些只要自己动动神识就可以看到的无聊地方。
  
  他不爽地打了个响指,风便夹裹着露珠徐徐升起,在身边打转,半长不短的头发随风摇曳,露出平日里难以见到的小尖耳,却没有沾到水珠分毫。一方通行不甚在意地拂了拂袖子,正要躺下去,却看到上条当麻在不远处呆立着,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微张,似乎要说什么,却只是惊吓过度的沉默,怀里抱着的石子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哎——咦?!
  
  一方通行难得地惊慌失措了起来,本能地想要收回术法,“哗啦——”露珠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身,白色的发丝乖顺地依偎在脸庞两侧,几滴水珠挂在睫毛尖上,因事情发展太过突然而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看上去一派无辜。
  
  “噗呲!”上条当麻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方通行的脸色迅速变黑,大有风雨欲来的趋势,反正都已经被看见了,干脆自暴自弃地挥了挥手,身上的水渍瞬间消失不见, 头发也恢复了蓬松的样子。
  
  一方通行恶狠狠地看向上条当麻,道:“笑什么笑!”上条当麻缩了缩脖子,但是还是兴奋地问到:“你是神明吗?真的吗?我第一次见到!这是什么术法啊?”问题像连珠炮弹一样,边说还边不自觉地靠向一方,几乎就要挨上了。
  
  上条当麻的崇拜让一方通行很是受用,“啊?我是你们参拜的神树,也就是树神,明白了没有?所以要对我尊敬点!”他趾高气扬地说道,“至于刚才那个,不过是一些小术法罢了,我还会其它的,只要你不和村里的人说,我就施展给你看,怎样?小鬼?”
  
  4.
  上条当麻从未见到过如此奇幻的场景,河边的草地上,瘦弱的神明大人如在自家庭院里般漫步,花草紧跟着他的木履茂密生长,一方通行转过头,对着他一抬下巴,巨大的藤蔓便从两人脚下凭空出现,载着他们缓缓向天空延伸而去。
  
  脚下一个趔趄,上条当麻差点摔下藤蔓,一方通行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却操纵藤结结实实地在他腰间绑了两圈。
  
  上条当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心里却暖暖的,藤蔓越长越高,他站在上面,迎着高空的风,俯瞰着整个村庄,心中意外地没有任何害怕,仿佛到达了某种奇妙的境界。
  
  上条当麻望向这位高傲而又温柔【自带滤镜啊孩砸】的神明,出神地盯着他,宛若呢喃地说——“你能只做我一个人的神明吗?”
  
  尽管这像极了孩童无心的天真问题,但上条当麻确信这是他与一方通行的约定。
  
   __
   遥远的遥远,那个男人也似乎问过这样愚蠢的问题。
  
  大脑与印记又开始作乱。
  
  但是一方通行对着上条当麻,第一次,在千年以后露出温柔的微笑。
  
  一滴泪在他的主人没有察觉的时候悄悄落下。
  
  “好啊。”
  
  神明如此回答道。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