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之森

热衷挖坑不填,谨慎食用。

是给院长的同人图!原文是《今天午夜死去的幽灵也在阁楼上哼着歌》,激情打CALL

还是和她的合绘!颜色比较淡的是我的!她的画风真的好好看!

是和群里的画友的合绘!赞美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晦日


   上方交往同居设定。

  
   “大扫除?”
  
  一方通行将投在书页中的视线转移到了长着长长呆毛的少女身上,抿了一口咖啡,疑惑出声。
    
  “是的是的!大晦日是要大扫除的呀,只不过给忘了……本来早上就要开始的,但是我们这么多人,今晚一定是可以完成哒!”
  
  最后之作握紧了小小的拳头,兴致勃勃地说。
  
  “是喔,你也一起来吧!”
  
  全副武装的黄泉川和芳川笑眯眯地拿着口罩和其他装备向一方通行逼近。
  
   一方通行一脸抗拒地从沙发的这一头挪到了那一头,却对上了茵蒂克丝充满期待的眼神与上条当麻带着温柔笑意的脸。
  
  “唔……行了行了,不就是个大扫除嘛!”
  
  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摁下电极开关,发出“滴”的声响,瘦弱的拳头轻轻往墙上一叩——
  
  犄角旮旯里的灰尘纷纷飞扬起来,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个灰色的旋风,却没有波及到任何人,最后落在了垃圾桶里,精确地没有任何遗漏。
  
  “好了。”
  
  关上电极,一方通行继续看他的书,却发现周围一片寂静。

  抬起头,发现大家都愣在了原地。
  
  “啊——什么嘛!御坂御坂想要看一方通行带着口罩围着围裙认真打扫的居家好男人的样子嘛——”
  
  “没错没错!我也想看当麻口中的人妻大好人—— 唔唔唔唔!”
  
  上条当麻一脸慌乱地捂住了茵蒂克丝的嘴,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一方通行!一方通行你听我解释!嗷!别咬手!”
  
  “ 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啦好啦,我们来看电视吧!”
  
  黄泉川打开了电视,里面正好播放到落语节目,两个失落的少女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终于不用被茵蒂克丝追着咬了,但是上条当麻又迎来了新的难题。
  
   一方通行捧着书,大步走到上条当麻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呜哇哇哇但愿他没有在意茵蒂克丝的话,等等,欸,噫——
  
  一方通行笑了起来,他的身体微微倾上向条当麻,手指轻轻抚过上条当麻的耳朵。
  
  上条当麻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
  
  手指突然在耳垂处停住不动了。
  
  然后用力一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条当麻在内心默默嚎叫,他努力忽视着左耳垂传来的痛感,几乎要土下座了:
  
  “一方通行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你想看的话,可以。”
  
   “哎?”
  
   上条当麻看向一方通行,发现他的脸竟然有些发红。
  
  “不准和小孩子说。”
  
  上条当麻愣了半晌,随即欢呼着抱住一方通行。
  
  “哇啊啊啊啊啊啊太好啦!”
  
  “干什么啊走开!”
  
  背景是最后之作与茵蒂克丝的笑声,一方通行看着傻笑的上条当麻,不自觉地也笑了起来。
  
  新年啊……是与我不相干的一个节日呢。
  
  记忆里冰冷的实验室,血,哭号,枪炮与实验器具……
  
  窝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看着雀跃如小鸟的少女们和喝茶唠嗑的大人们。
  
  一切都是如此温馨得难以置信。
  
  他喃喃自语:
  
  “这是梦吗?”
  
  而抱着他的天使回答道:
  
  “当然不是了,傻瓜。”
  
  

产粮接力    第五棒




六号   @郑羔裘lambskin


交给你啦,mua

给 @一方百合子 的,把手绘的重画了,瓶颈期不知道为什么只会画幼儿脸[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