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之森

热衷挖坑不填,谨慎食用。

p1是院长的牧德当麻和白化波斯一方

p234是饲主当麻和垂耳兔一方

p2兔方:拿上你的几个臭萝卜给我奏凯

p3当麻:什么这兔子居然吃肉的吗……【而且还是炸鸡

p4当麻:来来来一方我们来一个爱的抱抱

p56杂图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图个六六大顺凑够6图【这是什么鬼迷信啦

唉……我的废话真多。

【学生代表是不良】(幻想通行/上一)

      体育课上,正在进行短跑测试。
  
  体育老师早就不知道晃到了哪里去休息,只剩下体育课代表在旁边监督。
  
  不知为何,测试完毕在一旁休息的上条当麻总有不好的预感。
  
  体育课代表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周围的人也在兴奋地交头接耳,打开花名册,他念到:
  
  “一方通行。”
  
  一方通行好像毫无所觉地走上前来, 做了一下预备姿势,体育课代表一声令下,他便冲了出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看上去身形单薄的一方通行跑起来速度极快,他像一头猎豹一样,奔跑的时候仿佛是在散步一样的清闲,但身上的纤薄的肌肉却极有力量和美感地随着步伐起伏。
  
  闪电一样,到达了终点。
  
  一方通行气定神闲,慢悠悠地走回起点。
  
  在经过上条当麻的时候,他轻轻地喘了几口气,身上的薄汗浸湿了白衬衫,微微透出里面的肉色,上挑的眼睛眯了眯,又扬长而去。
  
  在上条当麻一边的蓝发耳环吞了吞口水,使劲地用胳膊肘捅上条当麻。
  
  “你说,这人要是真是个妹子那是正点地不行啊~上条当麻?上条当麻?你给个反应啊?”
  
  上条当麻正在发愣。
  
  那眼睛……破碎而模糊的记忆里,好像也有一个人,他也拥有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
  
  谁?是谁?
  
  “嘿!发什么呆呢?阿上?”
  
   土御门元春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
  
  “没……没什么…………!!!!”
  
   起点处,一方通行正被一群人推搡着。
  “啧啧啧,看样子你体育也不错嘛,那么绕着操场跑十圈,试试看?”
  
  嘴上用的虽然是问句,但是手上的棍子却是不跑就死定了的肯定句。
  
  出乎上条当麻的意料,一方通行并没有反抗。
  
  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一方通行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体摇晃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连目光都开始涣散。
  
   但他没有倒下去,连脊梁都是笔挺的。
  
  他顿了顿,好像想要停下来,却有人将棍子投掷向他,砸在他的脚边发出“咣”的一声。
  
  “什么!欺负女生他们要不要脸!土御门!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和他们决斗!”
  
  土御门元春死死地抱住蓝发耳环的双腿,不让他迈开一步。
  
  “那么多人!手上还有武器,你要去送死啊?等等、阿上!阿上!你要去干什么?!”
  
  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与破碎记忆中那个瘦小的人儿重叠。
  
  无论受了多少欺凌,也绝不倒下的那个人。
  
   上条当麻一步一步,用好像要在地上踏出脚印的力气,接近体育课代表。
  
  “差不多,可以住手了吧?”
  
  “哈,怎么可能……!???”
  
  一转身看见了一张阴沉得像风雨欲来,饱含杀气的脸。
  
  那眼里是从未在上条当麻脸上见到过的锋锐的,要致人于死地的杀意。
  
  他不禁往后退了两步,周围的人也有些乱了阵脚。
  
  体育课代表很快回过神来,他大吼一声,“住手个屁,我们人多,还有武器,还怕你不成?”
  
  双方都蓄势待发,蓝发耳环和土御门元春趁机把一方通行扶回树荫下。
  
  “你们在干什么?!把东西都给我放下!”
  
  体育老师冷不丁从体育室里出来,吓得那群人丁零当啷地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老师扫了一眼四周,看见了几乎要昏过去的一方通行。
  
  “好啊,携带危险物品来学校,还欺凌同学。”
  
  “我会报告班主任的,你们就等着放课后办公室喝茶吧。”
  
   体育课代表敢怒不敢言,狠狠地瞪了一眼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小声地说道:
  
  “你们给我等着。”
  
   随和跟着一群人灰溜溜地去接受思想教育了。
  
  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低着头好像昏睡过去的一方通行,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是给院长的同人图!原文是《今天午夜死去的幽灵也在阁楼上哼着歌》,激情打CALL

【学生代表是不良!】幻想通行/上一

  高中中的入学典礼,会堂里穿着各异的都是些新生,上条当麻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有些显眼的刺猬头,几乎完美地融入了人群之中。
  
  人群中,有一个独特的存在。
  
  白色的不长不短的头发,赤红的眼瞳,纤细中性的身材,半敞的朋克系夹克和手臂与脚踝处的拘束带使得他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每当有人因好奇而看着他时,就会收到一个凶恶的回瞪,连女生也是这样。
  
  而且他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噗——这个配色,好像一只凶恶的兔子。
  
  上条当麻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却忘了收回自己的目光。
  
  果然,也得到了一个回瞪。
  
  但是那眼瞳中一闪而过的不起眼的欣喜,他却没有注意到。
  
   校长与老师的发言使人昏昏欲睡,就在上条当麻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到了最后的优秀学生代表发言的时间了。
  
  “下面有请优秀学生代表,一方通行上台发言!”
  
  上条当麻立即打起精神,四处张望,寻找着这届的优秀学生。
  
  然后就看见那只凶恶的兔子双手插兜大步走上了讲台。
  
  咦咦咦???
  
  上条当麻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但是紧接着事情的展开令上条当麻连自 己的耳朵也开始怀疑了。
  
   “嗯——”
  
  一方通行环视四周,清了清嗓子。
  
  “在这所普通的学校,相信一定有人是认真的考进来的。”
  
   台下的学生好奇地听着。
  
  他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语气不可察觉地温柔了几分。
  
  “那些踩着分数线进来的,也许有些是因为天分才这样的,如果想要变强,就请拿出你们的觉悟!”
  
  台下的学生正惊异着这个不良模样的优秀学生代表居然能说出如此正常的话语而不是“你们都完了回家玩泥巴去吧”诸如此类的话。
  
  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对的。
  
  一方通行微微昂起了下巴,傲慢而冰冷地说:
  
  “至于那些想要既想要混日子又没有我这样的脑子的家伙——”
  
  他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就给我能多作死多作死,早日触犯学校的底线然后卷铺盖滚蛋回老家种地去吧!”
  
  “我的发言讲完了。 ”
  
  一方通行一扬手似乎想要把话筒丢在讲台上,但是顿了顿又乖乖地把话筒轻轻放下。
  
  全体学生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人,真的够嚣张。
  
  接下来的几个月,大家想法由够嚣张变成了够有本事嚣张。
  
  天天上课睡觉,偶尔瞄一眼课本,然后日常考年级第一。
  
  啊……这个人到底是是为什么要来我们这种普通学校啊。
  
  上条当麻如此感叹到。
  
  但是上条当麻不知道的时,一方通行似乎一天比一天更急躁,气场更加生人勿近了。
  
   坐在他附近的同学穿的格外的厚实。
  
  ——任谁背后有个冰库都会这样的。
  
  掩在长长刘海下的目光,每天都静静地凝视着一个人。
  
  他没有睡觉。
  
  他在等。
  
  等着他来找他。

还是和她的合绘!颜色比较淡的是我的!她的画风真的好好看!

是和群里的画友的合绘!赞美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摸鱼,摸鱼,摸鱼鱼,我感觉鱼已经被我撸秃了

大晦日


   上方交往同居设定。

  
   “大扫除?”
  
  一方通行将投在书页中的视线转移到了长着长长呆毛的少女身上,抿了一口咖啡,疑惑出声。
    
  “是的是的!大晦日是要大扫除的呀,只不过给忘了……本来早上就要开始的,但是我们这么多人,今晚一定是可以完成哒!”
  
  最后之作握紧了小小的拳头,兴致勃勃地说。
  
  “是喔,你也一起来吧!”
  
  全副武装的黄泉川和芳川笑眯眯地拿着口罩和其他装备向一方通行逼近。
  
   一方通行一脸抗拒地从沙发的这一头挪到了那一头,却对上了茵蒂克丝充满期待的眼神与上条当麻带着温柔笑意的脸。
  
  “唔……行了行了,不就是个大扫除嘛!”
  
  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摁下电极开关,发出“滴”的声响,瘦弱的拳头轻轻往墙上一叩——
  
  犄角旮旯里的灰尘纷纷飞扬起来,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个灰色的旋风,却没有波及到任何人,最后落在了垃圾桶里,精确地没有任何遗漏。
  
  “好了。”
  
  关上电极,一方通行继续看他的书,却发现周围一片寂静。

  抬起头,发现大家都愣在了原地。
  
  “啊——什么嘛!御坂御坂想要看一方通行带着口罩围着围裙认真打扫的居家好男人的样子嘛——”
  
  “没错没错!我也想看当麻口中的人妻大好人—— 唔唔唔唔!”
  
  上条当麻一脸慌乱地捂住了茵蒂克丝的嘴,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一方通行!一方通行你听我解释!嗷!别咬手!”
  
  “ 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啦好啦,我们来看电视吧!”
  
  黄泉川打开了电视,里面正好播放到落语节目,两个失落的少女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终于不用被茵蒂克丝追着咬了,但是上条当麻又迎来了新的难题。
  
   一方通行捧着书,大步走到上条当麻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呜哇哇哇但愿他没有在意茵蒂克丝的话,等等,欸,噫——
  
  一方通行笑了起来,他的身体微微倾上向条当麻,手指轻轻抚过上条当麻的耳朵。
  
  上条当麻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
  
  手指突然在耳垂处停住不动了。
  
  然后用力一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条当麻在内心默默嚎叫,他努力忽视着左耳垂传来的痛感,几乎要土下座了:
  
  “一方通行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你想看的话,可以。”
  
   “哎?”
  
   上条当麻看向一方通行,发现他的脸竟然有些发红。
  
  “不准和小孩子说。”
  
  上条当麻愣了半晌,随即欢呼着抱住一方通行。
  
  “哇啊啊啊啊啊啊太好啦!”
  
  “干什么啊走开!”
  
  背景是最后之作与茵蒂克丝的笑声,一方通行看着傻笑的上条当麻,不自觉地也笑了起来。
  
  新年啊……是与我不相干的一个节日呢。
  
  记忆里冰冷的实验室,血,哭号,枪炮与实验器具……
  
  窝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看着雀跃如小鸟的少女们和喝茶唠嗑的大人们。
  
  一切都是如此温馨得难以置信。
  
  他喃喃自语:
  
  “这是梦吗?”
  
  而抱着他的天使回答道:
  
  “当然不是了,傻瓜。”